圍觀
  為讓學生們增強勞動觀念、錘煉意志,從9月開始,南昌大學全面推行學生宿舍自主保潔工作,宿舍廁所、走廊等公共區域的衛生都將由學生自己負責打掃。實施還不到一周時間,學生們便聯合簽名發出了《致南昌大學校長的信》,反對自主保潔。(9月9日《京華時報》)
  缺乏溝通難談“自主”
  學生反對“自主保潔”的情緒如此之大,主要原因是學校與學生缺乏溝通,有部分學生反映,上學期試點階段的效果就不好,而校方卻忽略了這些問題,依然堅持要將“自主保潔”推廣至全校。另外,在開展“自主保潔”的過程中也存在銜接和管理上的缺失,將保潔宿舍公共區域的責任分散到每一位學生的身上,具體落實起來頗有難度,更談不上“自主”,反而有落入“強制”的嫌疑。在現實社會中,大至城市的公共區域,小至社區、單位等公共區域,也是有專人負責保潔工作的。何況,學生向學校繳的住宿費用中,本就包含宿舍公共區域的保潔費用,因此保潔責任落到學生身上不盡合理。(劉曉彤)
  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”
  對“學生自主保潔”,筆者舉雙手贊同。從孩子進入幼兒園時起,就一直倡導“自己的事情自己做”。事實上,進入中學不少人成了住校生,日常生活自己料理,既養成了洗衣、打掃衛生,自己動手的習慣,也培養了分工、輪值之類的合作精神。私以為,住校生遠比走讀生更多一些責任、自立以及自律意識。大學生多數已過了18周歲,具有成年人的獨立意識和自我管理能力,包括已有能力擔當民事責任。“自我保潔”,無非是處理好室內外小環境衛生,處理好自己生產的各類垃圾,均力所能及。在培養人“獨立之精神,自由之人格”的高校,這個可以有。(劉效仁)
  術業有專攻
  社會有分工,做保潔工作,論專業化程度和效率,大學生通常及不上保潔員阿姨。全面推行學生宿舍“自主保潔”,保潔員阿姨豈不是都要失業、改行了?事實上,南昌大學還把保潔人員給辭退了。師生80%對此是不支持的,學生之所以不想做,一則,這活比較累、比較臟。二是,學生本是到學校學習的,“自主保潔”工作已影響主業。“上課老師點名,還有同學在打掃廁所”,已影響到學生的正常上課了。於是乎,“上有政策、下有對策”,又有學生自己掏錢“湊份子”把保潔人員給悄悄“返聘”了回來,豈不是多此一舉?(嚴建飛)  (原標題:大學生“自主保潔”)
創作者介紹

枕套

hg22hgxd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